<tbody id="h91jg"><pre id="h91jg"><menu id="h91jg"></menu></pre></tbody>

    1. <span id="h91jg"></span>
      1. <button id="h91jg"><object id="h91jg"><input id="h91jg"></input></object></button>

        你的生命值多少錢?

        你的生命值多少錢?

        2017-03-31 08:51:11  大科技·百科新說

        2017-03-31 08:51:11
        來源:大科技·百科新說
        字號:A+  A-

         如果你必須給自己的生命標價,你會出多少錢?也許你會覺得這個問題是愚蠢的,生命是無價的,怎么可以像商品一樣標價呢?

        不過,這也許是你出于道德角度的考慮,在現實生活中,無論在非法領域還是合法領域,給生命定價已經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現在就讓我們看看生命該如何定價,又有哪些因素影響著我們生命的價格。

        QQ截圖20170331081855.jpg

        非法的生命買賣市場

        如果要說哪里將生命當成商品一樣買賣,大多數人肯定會想到臭名昭著的器官買賣。確實,像商品一樣,在黑市,每一個器官都被明碼標價。比如在美國,一塊頭皮能賣到607美元,心臟價值為11.9萬美元,脾臟和胃都為508美元,腎臟更貴,能賣到26.2萬美元。
        這樣的標價讓人觸目驚心,而在一些其他販賣人口活動中,雖然交易不至于這么血腥,但同樣也有自己的商品價格,價格高低也同樣受著供需市場的調節作用。根據美國羅切斯特大學研究人員的研究,現在在非洲農村購買一個兒童,大概要花200美元,買主可能隨后以更高的價格出售,這一轉手價取決于兒童被轉賣的次數、販賣人口過程中的難度,以及當時被販賣人口的數量。
        除了買賣,還有綁架贖金,也是一種生命標價。買賣風險、運輸、勞動力成本以及市場環境同樣影響著贖金。如果犯罪分子只是在委內瑞拉的街道上隨便找了一個人綁架,投入的成本很少,他們只可能獲得幾百美元的贖金。但如果針對一個非常富有的個人進行更加復雜的綁架策劃時,可能得到數十萬美元贖金。
        在這些赤裸裸的生命交易中,生命已經幾乎等同于商品,你很難找到一個人應該有的尊嚴與價值。那么,我們這些普通人的生命又值多少錢呢?這就要涉及到合法的“標價活動”。

        QQ截圖20170331081823.jpg

        各國人的生命價值

        說到合法的對生命的“標價”,牽涉到許多方面,很是復雜。一般來說,一個人生命的價值就是他生存在社會上所創造的財富總和,包含人的壽命、技能和教育水平,以及健康狀況和對創造財富的影響。這就是說,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命“標價”。那么,在現實生活中如何計算呢?
        最簡單的算法就是拿國家人均GDP乘以預期壽命。如根據2015年的統計,美國的人均GDP大約是5.5萬美元,美國人口的預期壽命為80歲,兩者相乘,得到440萬美元。中國人均GDP達到8000美元,預期壽命為75歲,兩者相乘,得到60萬美元,不足美國的1/7。而人均GDP最高的盧森堡,一個人一生創造的價值居然達到了800萬美元;靠賣石油的卡塔爾為600萬美元。相反,對于印度來說,GDP低不說,人均預期壽命也僅有65歲,所以他們的一生僅能創造10萬美元的價值,相當于中國的1/6,美國的1/44,盧森堡的1/80。
        這樣一來,各國人的生命價值就體現出來了。殘酷地說,6個印度人的生命價值才能比得上一個中國人,而60個印度人的生命價值沒有1個賣石油的卡塔爾人高。
        當然這并不是一套嚴謹的算法,但從經濟學的角度上,如果為了挽救一個生命而投入的錢,超過了他可能創造的價值,那這筆買賣就是虧損的。
        你可能認為為了自己和親人的生命可以付出一切。但是很遺憾,平均值就在那里,大多數人所能付出的也僅僅是平均值的上下。60萬美元,約相當于人民幣400萬,這是大部分人窮盡一生所能創造的所有財富。換句話說,如果挽救一個人的生命,需要投入超過400萬元,大部分中國人不得不坐下來好好想一想。而卡塔爾人可能不用去想,而印度人則早已提前放棄。

        QQ截圖20170331081757.jpg

        變動著的生命價值

        即便在同一個國家里,考慮到某些跟國民生命財產有關的問題時,人的生命價值的算法也是有差異的。
        根據有關資料顯示,美國交通部公布的每個生命的價值是600萬美元,這是基于交通部門為了投入多少錢,才能避免交通事故造成死亡換算而來的。而美國食品藥品監督局公布的每個生命的價值是790萬美元,最高的是美國環境總署的測算,他們給出的每個生命的價值是910萬美元,這些都比美國人的平均生命價值440萬美元高。這是因為這些涉及到人民的生命財產和健康問題。
        假設有一段高速公路,每年要在這里發生十幾起翻車事故,死亡2至3人,預計這條高速公路還能使用10年,政府提出一個改造項目,那么這個項目要投入多少錢呢?簡單算法是600萬×2.5×10﹦15000萬,就是說,美國政府的改造計劃投入就在1.5億元以內,超過1.5億元,美國政府就不會改造這段路了。當然這只是簡單的說法而已,真正的算法比這復雜得多。
        還有一種算法,是生命的價值等于為了減少死亡,人們愿意花費的成本上限值,這個值就相當于一個人的生命價格,其計算公式為:生命價值=支付意愿/風險降低水平。
        舉個簡單例子,假如沙門氏菌爆發,每100萬人中就有1人會死于感染。而人們為了避免這1/1000000的幾率,每個人都愿意付出7美元,這樣,為了完全杜絕沙門氏菌感染致死的幾率,就需要700萬美元。這700萬美元將會是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愿意花費防止沙門氏菌爆發的成本,政府不會制定大于這個成本的政策。
        再比如,假定煤炭工人比一般藍領每年多掙700美元,但煤炭工人的死亡率為千分之一,普通藍領工死亡率為零。也就是說,人們寧愿放棄這700美元的額外薪水,也不愿意當煤炭工。也可以這樣認為,人們愿意每年付出700美元的代價,來避免這個危險的工種。這樣,每1000個人每年放棄的薪水為70萬美元,這一數目便是一個煤炭工人每年大概的生命價值。然后再把工作年限考慮進去,再折算成現值,結果就是生命的價值。

        受到政治因素影響的生命價格

        當一個人意外致死時,會涉及到對死者和家屬的賠償問題,這個時候,死者的生命價值也往往是最容易被“商品化”的。如果這個人的工作本身是高危工作,往往已經有一些確定了的賠償標準。比如,在美國,對于警察和消防員,賠償標準會包括養老金、工人賠償、人壽保險、工會福利與國家和聯邦基金。
        但如果不是公職類,普通人意外死亡后獲得的賠償,變動的范圍很大。比如,在美國新澤西州,2013年,一個6歲的孩子被另外一個孩子槍擊致死,只賠了57萬美元。但2014年在俄亥俄州,一個12歲孩子拿著玩具槍,被警察當做“可疑犯罪分子”擊斃,獲賠了600萬美元。為什么差別如此大呢?
        這是因為受到當地法律的影響,新澤西州的意外致死訴訟法規定,在計算賠償金額時,不允許法官將受害家庭的精神影響考慮進來。而俄亥俄州的法官不僅將受害者家屬的精神痛苦考慮了進來,也考慮了社會輿論,因為這個孩子的死亡加劇了黑人和美國警察的對立,這已經不是一起簡單的槍擊案件,而是一起政治事件。
        同樣地,政治作用往往會使得一些死者獲得的賠償比另外一些人的多。我們不妨比較一下在美國“9·11”事件中的遇難者和1993年世貿中心爆炸案受害者獲得的賠償金。
        “9·11”后,美國政府為受害者和近3000個死者的家庭建立了一個基金。一部分賠償金會受到受害者生前工資的影響,比如,一個CEO的親屬會比門衛的親屬收到的賠償金多,但也有一部分人得到的賠償金都相同,比如每位受害者都會獲得25萬美元賠償金,幸存的配偶和家屬每人將獲得10萬美元的撫恤金。總的來看,每位遇難者獲得的賠償總額在25萬美元到710萬美元之間。
        那么,為什么在“9·11”之前,比如1993年,美國世貿中心發生了爆炸,這次爆炸也是一次恐怖襲擊,造成5人死亡,700多人受傷,但受害者根本就沒有從政府那里獲得任何補償呢?這同樣是受到政治因素的影響,之所以“9·11”后,政府拿出了這么多賠償金,是因為美國國會想向世界展示美國政府的同情心和對受害者的支持,也可以團結當時受到重創的美國公民的人心。

        年輕人的生命優先權

        如果只有一劑解藥,但有兩個人需要它,你會給哪個人?心理學家最近在賓夕法尼亞大學做了一項研究。當測試者被迫在不同年齡的人之間做出選擇時,研究結果表明人們傾向于救更年輕的人。測試者同時給出了自己的理由,每個人有公平地享有生命的權力,50歲的人已經活了50年,而那些10歲的孩子才活了10年,所以應該救這個10歲的孩子。同時,比起年輕人,50歲的人剩下的生命更短,所以,應該救這些能活得更久的年輕人。
        然而也有人認為,我們應當考慮,當隨著一個人的年齡增長,社會在教育、健康醫療保障等方面對他的投入更大時,就會發現對整個社會來說,最有價值的人并不是剛出生的嬰兒。比如一個50歲的人,可能受到的教育高,經驗豐富,正是創造社會財富的好年華。而一個10歲的孩子,還要受教育、受培訓,工作中還要積累經驗等等,需要社會投入很多,所以應該救這些正在創造財富的人。
        總之,在生活中,生命并不是像我們想象的那樣沒法用價格衡量。相反,受到政治因素、經濟環境,甚至是國別的影響,一個人的生命價值出現了非常大的變動,往往在這個時候,生命是否真是平等的這個問題就需要我們深思了。

        責任編輯:科普知識網

        >相關科普知識

        87午夜片神马影院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