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pgyvu"><div id="pgyvu"><u id="pgyvu"></u></div></video>

  • <input id="pgyvu"><div id="pgyvu"><i id="pgyvu"></i></div></input>
  • <source id="pgyvu"><mark id="pgyvu"><i id="pgyvu"></i></mark></source>

      1. <input id="pgyvu"><div id="pgyvu"><u id="pgyvu"></u></div></input>

      2. <wbr id="pgyvu"><ins id="pgyvu"><acronym id="pgyvu"></acronym></ins></wbr>

      3. 以史為鑒,知科學之興替

        以史為鑒,知科學之興替

        2017-03-13 14:48:47  科學媒介中心
        本文作者:賈王玥 編譯

        2017-03-13 14:48:47
        作者:賈王玥 編譯
        字號:A+  A-

        有人說,科學并不是一個不斷發展的歷程,這一點讓很多科學家都唏噓不已。與100年前的人類思維相比,現代人真的優越很多么?現代科學完成了基因組測序,長命百歲不再遙遠;探索宇宙空間,上天入地,無所不能;飛機、計算機將地球變成一個村落,各地緊密相連;相對論和量子力學的問世使得宇宙于人類已然不再陌生;諸如此類無一不是科學史上的偉大壯舉。

         
        然而,如果將科學史作為一個連續的時間軸分析,許多問題無法回答。人類的思想是如何出現的,又是如何被適應的、被遺忘的、被重新發現的或者銷聲匿跡的?這一系列問題始終困擾著我們。與科學領域截然不同的是,人們對于藝術的喜愛可以追溯,古典音樂與流行樂仍然可以碰撞出美妙的火花。但是一旦人們開始緬懷過去的科研成果,引來的便是眾說紛紜。這難道是一個既定的規則嗎?亦或只是一些無知學派的紙上談兵,自我認知?
         
        首先我們應該明確,并不是所有的科學研究都有可圈可點的成果。幾年前,一位科學史研究專家張夏碩(Hasok Chang)對19世紀的科學家工作筆記進行了仔細地檢查。一本遺漏于角落的電化學實驗筆記被重新拾起,但是實驗結果卻不了了之。當利用現代科技再次重復這一實驗后,張發現該結果仍然沒有蓋棺論定,相反被人們遺忘在歷史長河中了。
         
        現代與經典的激情碰撞
         
        現代科學與經典科學之間的碰撞會擦出富有挑戰的火花。很多現階段的研究成果往往需要同行研究人員“深思熟慮”的探討過程和認可,才能漸有起色。但是一個別出心裁的想法的產生需要的不僅僅是墨守成規的條例和規則。
         
        有時候,正是這種“不合規矩”的實驗和理論才造就了經典。譬如,阿爾伯特·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在1905年通過對他的奇思妙想進行一系列的實驗和驗證才讓狹義相對論問津于世。1913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荷蘭物理學家海克·卡末林·昂內斯(Heike Kamerlingh Onnes,低溫物理學奠基人)在研究金屬在低溫下的性能時,發現了超導性。回望被遺忘在科學史上的研究成果時,我們能夠學到不一樣的思維方式,而非一成不變的理論知識。
         
        為了證實這一說法,科學家們與國際同行團隊合作,讓現代科學家與13世紀的科學論文進行一次密切接觸,這些論文是由英國博學家羅伯特·格羅塞特(Robert Grosseteste)在1195年到1230年間整理而成的。論文涵蓋了現代物理學的各大板塊,包括聲、光、顏色、彗星和行星、宇宙的起源等。

        為了對格羅塞特的手稿有更深入的了解,科學家們與古文書學家(書法家)、拉丁語學者合作,并聽取了哲學家、神學家、歷史學家提供的信息。令人驚嘆的是,13世紀人們的物理思維及結構性思維與當今的自然科學思想和數學思想仍然存在著共鳴!

        對于這一發現,科學家們真切地希望可以通過這些科學史上的滄海遺珠帶給現代科學全新的分析視角。確實如此,在格羅塞特收錄的一篇關于色彩的論文中提出的一種深層次數學結構——De Colore ,與現如今我們稱為“色彩坐標圖”的概念不謀而合。

        新經典科學——為科學領航

        繁征博引,科學家們在對每一篇論文的審查過程中,隨時隨地都會提出“是否有試過這樣做?”或者“假設他的結論成立,以這種計算方式,我們會得到什么結果?”等類似的問題。好奇心讓人們希望從八世紀前的科學成果中得到期許的答案,因此一個新的科學工作領域誕生了。

        這項工作并不是為了將以往成果與現代科學聯系在一起,而是用現代科技和思維的方式來闡述經典。以格羅塞特的彩虹顏色理論為例(收錄于他的最后一篇論文手稿),這一理論將彩虹色彩之間的差異置于一個三維坐標軸上進行分析,提出了色彩坐標系理論,從而將自然和科學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正是科學家們將格羅塞特的彩虹顏色理論與現代物理學完美融合,才能更好地理解他的色質理論當下的價值。中世紀彩色電視的誕生無疑是最好的證明,人們能夠足不出戶在液晶屏上感受自然界色彩的力量,也正是這些色彩的交匯讓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更加密切。

        與13世紀的科學家以這種新穎的方式交談,領悟他們探索自然及科技創新的過程,重塑了人們對于新經典科學的認知。迄今為止,人們能夠以現代化的思維方式去理解格羅塞特論文里與現代科技的撞擊點,這證明交匯無處不在,一切皆有可能。

        以史為鑒,通過與格羅塞特的跨世紀合作,一些現代科學中支離破碎的研究結果開始被一點點挖掘和探索。智慧與文明的交融無需空間的隔閡,在歷史長河中盡顯科學的風姿。

        責任編輯:科普知識網

        >相關科普知識

        87午夜片神马影院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