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pgyvu"><div id="pgyvu"><u id="pgyvu"></u></div></video>

  • <input id="pgyvu"><div id="pgyvu"><i id="pgyvu"></i></div></input>
  • <source id="pgyvu"><mark id="pgyvu"><i id="pgyvu"></i></mark></source>

      1. <input id="pgyvu"><div id="pgyvu"><u id="pgyvu"></u></div></input>

      2. <wbr id="pgyvu"><ins id="pgyvu"><acronym id="pgyvu"></acronym></ins></wbr>

      3. 科技發展與圖書館的未來

        科技發展與圖書館的未來

        2017-08-25 08:33:02  科學網/中國科學報
        本文作者:王啟云

        2017-08-25 08:33:02
        作者:王啟云
        字號:A+  A-

           凱文.凱利(Kevin Kelly)是世界著名科技雜志《連線》創始主編,“網絡文化”的發言人和觀察者。其2016年出版的《必然》一書對十二種必然的科技力量加以闡述,他們將會塑造未來的三十年。

         
           《必然》一書末尾如是說“我們的新型超級網絡是一股持久變化的浪潮,不斷推動我們的各種新需求和新欲望。我們無法預測30年后身邊都有哪些產品、品牌和公司。這些完全取決于個人的機遇和命運。但是這個大規模的、充滿活力的過程有著清晰無誤的整體方向。未來30年,全息圈將沿著與過去30年同樣的方向挺進,那就是:更多的形成、知化、流動、屏讀、使用、共享、過濾、重混、互動、追蹤以及提問。我們正站在開始的時刻。已經開始。當然,也僅僅是個開始。”(摘自:(美)凱利(Kelly,K.)著;周峰等譯.必然[M].北京:電子工業出版社,2016.1:339.)
         
           《必然》(The Inevitable)一書,中譯本28萬字,除去排版引起的漲版因素,實際字數約20萬字,“圖書館”一詞出現79次;“信息”出現226次;“用戶”出現111次。由此,進一步印證一個共識:圖書館業態與科技發展密切相關。
         
           面對轉型與變革的社會大潮,我們需要傳承與開新并舉,循序漸進。新鞋子還沒有縫好以前,先別急忙著把舊鞋子扔掉。趙美娣認為“圖書館界長期以來潛在地存在著一種不甘心平淡,追求高層次、高檔次,自我評價過高的傾向,然而,圖書館本身的工作性質又決定了其具有輔助性、服務性和平淡性,加上社會對其不重視,圖書館工作者實際地位不高,使得圖書館界一直有一種急于改變舊形象,樹立全新形象的要求。”“ 從高校圖書館的資源、設備、人員等情況看,要使圖書館發揮更大的作用,更多地應從優化資源配置、提高服務質量、方便讀者等方面入手,在此基礎上拓展服務范圍。高校圖書館的定位,不能脫離高校圖書館的特點,即它的服務對象是高校的教師和學生,它的目標是為高校的教學和科研服務,為高校培養社會的有用之才和取得科研成果出力,履行好教育職能與情報職能。”(摘自:趙美娣. 論高校圖書館的任務和角色定位[J]. 大學圖書館學報,1997,(02):16-19.)20年前的觀點,今天看來并未過時,對未來30年仍有參考借鑒作用。
         
           圖書館的未來,路在何方?筆者認為于良芝教授已為我們作了較為清晰的引導。一方面,與時俱進,重新定義圖書館。根據圖書館的本質功能(非形態)來定義:通過對文獻進行系統收集、加工、保管、傳遞,對文獻中的信息進行組織、整理、傳遞、傳播,以保障信息的有效查詢與有效獲取的實體或虛擬平臺。(于良芝著.圖書館情報學概論._北京:國家圖書館出版社,2016.8:序言,52-54.)另一方面,加強“圖書館情報學”研究與實踐。圖書館情報學就是研究信息的組織整理,以及通過圖書館等平臺實現信息傳遞與傳播,從而保障信息有效查詢與獲取的學問。(于良芝著.圖書館情報學概論._北京:國家圖書館出版社,2016.8:6.)

        責任編輯:科普知識網

        >相關科普知識

        87午夜片神马影院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