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pgyvu"><div id="pgyvu"><u id="pgyvu"></u></div></video>

  • <input id="pgyvu"><div id="pgyvu"><i id="pgyvu"></i></div></input>
  • <source id="pgyvu"><mark id="pgyvu"><i id="pgyvu"></i></mark></source>

      1. <input id="pgyvu"><div id="pgyvu"><u id="pgyvu"></u></div></input>

      2. <wbr id="pgyvu"><ins id="pgyvu"><acronym id="pgyvu"></acronym></ins></wbr>

      3. 科學家打破成見有多難

        科學家打破成見有多難

        2017-04-12 08:22:12  科學媒介中心
        本文作者:楊嶺楠 編譯

        2017-04-12 08:22:12
        作者:楊嶺楠 編譯
        字號:A+  A-

        一部科學史,在另一種層面,其實也是人類抵觸新思維的歷史。當伽利略(Galileo Galilei)宣揚哥白尼的日心說時,他站在了整個宗教教廷的反對面,當時教會的教義可是以地球為宇宙的中心,結果1633年伽利略被羅馬宗教迫害。達爾文(Charles Darwin)的進化論主張新物種是基于遺傳特征,是經過自然選擇的結果,這與當時長期以來信奉的科學、政治和宗教觀點都相悖。魏格納(Alfred Wegener)在1912年提出大陸漂移假說理論——地球上的大陸板塊彼此相對運動,然而他的假說在數十年間都不被接受。

         
        這樣的例子并不僅存于歷史中。我們都習慣了大眾在科學面前的鈍感,于是希望某些普通人能產生開創性的想法,打破習俗。科學家有時也會囿于成見,阻礙創新的發展。普通民眾抵觸科學理論的進化是一回事,然而,如果科學家也因循守舊,阻擋新思維的發展,那事態就嚴重得多了。
         
        創新研究成果的攔路虎
         
        當實驗室或實地研究向大眾公開時,才算取得了真正的科學成就。如果幸運,研究發現被認可,然后付諸實踐,那么醫藥得以研制,社會政策得以實施,教育水平便得到改善。
         
        當科學發現通過學術期刊發表后,這一切都能實現。很多業外人士可能不太了解,在實驗室和發表之間還存在重要的一環——其他專家對研究成果所做的評審。這些專家與研究者是同行,一般都是臨近科研領域的行家。他們參與的這一階段被稱為同行評審。
         
        在理想情況下,同行評審一般通過研究的質量來判斷研究是否可靠。同行評審理應客觀公正地評估研究成果是否可以通過期刊發表,防止草率的研究結論面世。
         
        但是,在現實世界中,專家非神,也有可能心存偏見,可能他們自身的偏好會影響評審意見。多篇研究顯示,如果被評審的研究成果與評審專家的觀點相契合,他們則更容易認同被評審的研究成果。然而,糟糕的是這些觀點常與科學研究無關,只是專家的個人偏好。
         
        我信,故我諾?
        人們往往存在一個偏見——“女性不擅長數學”,這個觀點其實并不正確。但是當專家也這樣認為時,很可能他不會認同從事數學以及科學、技術、工程的女性研究人員的成果,這與研究質量無關,只是源于其個人的偏見。
         
        一些研究顯示,數學、科學、技術、工程領域的女性研究者會遭受男性同行更嚴苛的評審。由于性別偏見的原因,在研究發表之前,這些領域的女性研究者可能要對研究傾注更多的時間和精力。
         
        一些少數種族的研究人員也會面臨同樣的歧視。一項研究發現,黑人研究者申請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科研資金的成功幾率不如同等水平的白人研究者。對于研究人員來說,這無疑是他們科研道路上最大的障礙。
         
        再以漫畫書研究為例,它屬于近期的研究領域。但是,人們通常以為漫畫書只是給小孩子看的書。如果同行評審專家也深以為然,在評判此類心理研究成果時,便會持否定意見,這樣相關領域研究者在權威期刊上發表論文的可能性就變得十分渺茫,公眾想了解這項研究就十分困難了。
         
        守舊思想直接阻礙了科技創新。科學家一般認為傳統研究方法和技術比新方法更好。心理學的發展歷史可以很好地佐證這點。行為主義是20世紀前半葉的主要流派,主張以對行為的觀察為基礎,進而得出發現。它的信徒拒絕接受研究心理學的新手段。在行為主義統治階段,任何關于大腦內部如何運行的討論都成為了禁忌。認知革命的先鋒喬治·米勒(George A. Miller)卻打破了禁忌,他說:“運用‘認知’手段進行研究是挑戰世俗之舉”。最終我們很幸運地看到了一個新領域的誕生,因為米勒敢于挑戰,成功在專業影響因子最高的心理學期刊上發表了研究成果。
         
        如果科學家深信傳統實驗室的技術手段才可以得出最好的研究發現,那么她會更容易否定所有運用新手段進行的研究。這也正是為何創新度最高的研究不常見于權威學術期刊的原因,它們一般都會遭受嚴重的延遲,然后才被承認。
         
        科學進步還需超越自我
         
        重要程度和創新程度最高的科研成果常常與人們當下篤信的觀念相背。如果符合個人偏好,科研才能得到青睞,那么任何基于新想法的研究都很可能被忽略掉。當所有人都相信地球是平的,再提出地球是圓的無疑具有飛躍性。
         
        如果時代被舊思想所統治,科學發展就會受到阻礙。當今世界在以飛快的速度改變著,所以我們需要創新思維來迎接挑戰。科學家怎樣克服自身觀念的局限性來促進科學的發展呢?完全摒棄個人觀點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們可以嘗試改變自身的觀念。大量研究已經為我們提供了改變觀念的方法建議。一定程度上,主動權在科學家手上,公眾需要他們重新審視自己的觀念,摒棄個人成見。

        責任編輯:科普知識網

        >相關科普知識

        87午夜片神马影院福利